每天更新最新的资源,请记住我们的网站:www.520yanqin.cn 

2016.11.4 广告位置出租

河南检察官英年早逝 称亏欠妻子玫瑰巧克力(图)

作者:东东笑话网2021-04-20 16:02类型:互联网动态 已有91人围观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老路走后,整理他的遗物成了他妻子每天的“工作”,两个儿子偶尔也会来“帮忙”

  老路走后,整理他的遗物成了他妻子每天的“工作”,两个儿子偶尔也会来“帮忙”


  5月24日,45岁的郸城检察官路广恩走了他说:我一生没有亏欠谁,只亏欠妻子 “欠你红玫瑰一朵,巧克力一盒”

  他去世了,没有人把他定义为英雄——他太普通了,普通到连上任半年多的检察长都记不起这位下属的模样。

  5月24日,45岁的郸城检察官路广恩走了,他丢下了没有处理完的卷宗,还有两个面临高考的儿子。

  有村民步行数十里送来十块钱慰问金,说“老天为啥让恁好的人死了”。

  他说一生只亏欠自己的妻子;而他妻子却想告诉他,他的一生从没有亏欠。

  ■商报记者张婷文/图

  【对病情】

  医生:他怎么能忍到这么晚

  2007年5月15日,医生把路广恩的家属叫出来,“来得太晚了,已经治不好了,你们看是转院还是在医院里多维持几天?”

  大舅子王永林“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再治治吧,他是个好人。”

  医生叹了口气,“来不及了,不过,他怎么能忍到这么晚才来医院呢。”

  要不是放五一长假,路广恩不知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五一前两天,院里的案子特别多,妻子王丽英几次夜里去单位给他送药,都见他还在加班。坐他办公桌对面的同事王丽丽也觉得不对劲:“路科长,我咋看你脸色特别差啊,去医院瞧瞧吧。”

  路广恩一笑,挥挥手说,“没事,就是肚子有点发胀,等放假了我就去医院看看。”王丽丽第一次发现这位爱说爱笑的路大哥笑得有点儿勉强。

  4月30日下午,路广恩给检察长顾涛打了个电话:“顾检啊,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可能得住院,请几天假。”

  顾涛刚上任半年多,印象中路广恩是业务最重的公诉科副科长,忙得和新检察长都没打过几次照面。顾涛觉得他可能是累坏了,就叮嘱道:“老路好好休息几天吧。”

  【对单位】

  11年药费20万元没向单位报一分

  5月8日,顾涛又接到一个电话,这回是老路爱人打来的:老路的病太重了。

  顾检奇怪的是:从来没听说老路请假,也没见他报过一分钱的医药费,这病怎么来得这么突然?

  王丽英收拾遗物时,找到了丈夫的全部病历——这些东西被他藏着掖着了十年。

  第一张诊断书,1996年的,弥漫类肝损伤,医生说,这病不能劳累、不能熬夜。到2001年时,诊断结果已经变成了“肝硬化”。老路干脆不让妻子看他的病历,只是把医生开的中药方子交给她。妻子只好一包包买药,为了省钱,后来干脆从医药公司批发。

  一年药费要一两万元,已经从郸城县药厂下岗的王丽英受不了了,埋怨丈夫:“这药费咱家可承受不起,不能让你们检察院报点?”

  好脾气的检察官温言哄妻子:“你是不知道,我们检察院有时办案出车加油钱都困难,还是给院里省点钱吧。再说,我这病也不需要住院啊。”

  带病11年,老路自付药费近20万元,欠下一屁股债到去世还没还清。

  【对工作】

  办案只有一个标准:法律精神

  同事崔梅还记得:4月30日上午,在签到处,看到他的老领导脸色煞白煞白的,就问:“路大哥,你脸色不太好啊。”

  “没事,崔梅。”老路冲师妹笑笑。这时候老路已经感觉到肚子发胀。4月的签到本上,每一页都写着龙飞凤舞的“路广恩”三字。

  1999年,崔梅被分到检察院反贪局,和老路在一个办公室。崔梅是老路在河南省司法学校的校友,年纪上小一轮,这位老是笑呵呵的师兄理所当然就成了她司法实践路上的第一位老师。

  刚工作的崔梅时常会遇到工作上的困扰,年轻的姑娘每次都把烦恼和压力写在脸上。

  师兄就一件件地给她掰开分析,等她豁然开朗了,师兄大手一挥,“没事的,崔梅。”

  遇到师兄捧着大药缸子脸色苍白时,崔梅就主动劝他去医院,结果,人家还是那句话,“没事的,崔梅。”

  老路经常对师妹说:“我们办案只有一个标准:法律精神。”他有一个原则:从不接受当事人的吃请。

  有一回,王丽丽听见老路在接一个电话,态度挺凶,“办不了就是办不了,你爱找谁找谁!”王丽丽很少见老大哥这样,问:这是谁啊惹您发这么大的火?

  老路淡淡地说,没啥,一个亲戚。这让王丽丽很感慨:“换了别的检察官碰到这种事最多婉转的拒绝,可他在这方面却很强硬,目的就是堵了其他人找他说情的念头。”

  【对乡亲】

  “大爷,我也是农民的儿啊”

  其实,老路平时对亲戚们很好。不但是好,他还是老家人心目中的“万事不求人”。

  老路的老家周口市鹿邑县,兄妹6个,路广恩是老大,下面还有个患小儿麻痹症的弟弟,4个妹妹。1990年,单位给路广恩分了一套60平方米的住房,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老家把父母接过来,“我有住的地方了,今后该好好孝敬您二老了。”

  出身农村的老路不仅对家里人亲,对农村人都亲,这个同事们都知道。2003年秋天,侦监科科长陈海红和老路有天下班,碰见一个老汉。老汉是邻县东风乡的,路广恩一看老汉卷着裤脚,布鞋上都是泥,就知道老人家为省车钱步行几十里过来的。他把老人接到办公室,详细介绍了案件的情况,又带着老人吃了碗烩面,送到车站,临别时还给了二十元钱。走时,老人跪下说,我是遇到好人了啊。老路赶忙扶他起来,“大爷,我也是农民的儿啊。”

  在家乡人的眼里,路家老大这个官没白“当”。村里有条路一下雨没法走,想卖点蔬菜的村民都出不了村。那以后,一辈子从来没托关系找过人的老路,一趟趟地去省城找老同学老领导,终于争取到了修路的资金。

  【对家庭】

  一辈子只亏欠妻子

  在医院里,老路天天掰着手指头,每天问王丽英一遍:“离6月7日还有几天。”

  “老路是想熬到孩子考完试。”结果,老路离高考还有两星期的时候,撒手去了。

  老路给妻子留下了一包东西。一张4999元的账单是王丽英收拾遗物时发现的,账单上记录着1996年~1997年老路下乡办案时自己垫付的花费,其中一页写着:1996年9月16日,早晨:豆角、馍;中午:拌黄瓜、素面条;晚上:肉丝豆角、一个馍、一碗稀饭。共计:11元……那么多年了,老路惦记着单位困难,一直都没开口报销。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