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更新最新的资源,请记住我们的网站:www.520yanqin.cn 

2016.11.4 广告位置出租

这个中秋,这对父女军工人在天山脚下的军营团圆

作者:东东笑话网2020-10-17 09:15类型:互联网动态 已有178人围观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老军工人秦俭带着同是军工人的女儿,来到天山脚下的空军某场站。他想让女儿在艰苦环境下磨练意志,感触军工人肩上的使命与责任——

  天山脚下的父女军工人

  临近中秋,天山脚下的昼夜温差有20多摄氏度。一大早,年近花甲的某航修厂第二军品部改装组组长秦俭裹着大衣,来到新疆某部航空旅机务大队修理间,像往常一样整理维修工具,女儿秦京津睡眼惺忪地跟在后面。老秦侧过身对女儿说:“最近任务紧,中秋节就在部队过吧。”

  站在巍峨峻拔的天山脚下,一架架战机从起飞线上呼啸升空、直刺苍穹,秦俭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自己维修过的战机翱翔天空、安全返航,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远行,既骄傲又不舍。” 转眼间,父女俩来天山4个多月,从骄阳似火的夏忙碌到凉意渐浓的秋,父女俩黑了一圈,也瘦了一圈。

  提起这对上阵的父女军工人,部队官兵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短短4个多月,他们完成了十几架飞机改装任务、排除故障10余起。秦俭第一次带着女儿来外场,有自己的考虑。女儿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让她积累一下外场经验,在艰苦环境下磨练意志。今年中秋节,一家三口分隔两地,不能团圆。秦俭心里清楚,身处改革强军的大时代,那就是一个字:干。牺牲点个人的“舒适指数”,才能换来部队建设的“发展指数”,值!

  自古忠孝难两全,一家不圆万家圆。外场军工人因职业特点,总是与家人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没有什么岁月静好,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中秋节即将来临之际,让我们向这些军工人致敬,道一声深深的问候。

这个中秋,这对父女军工人在天山脚下的军营团圆

  秦俭和女儿秦京津、妻子赵彦苓的全家福。钟立龙摄

  女儿说——

  有个当军工人的父亲,想你时你在远方

  初到天山,高原烈日异常毒辣。厂房外停机坪上,女儿秦京津一身蓝色工装,蹲在机腹下检查改装线路,原本细腻白润的脸被烤得通红。

  “戴上这顶帽子吧!”父亲秦俭递过准备好的圆形迷彩遮阳帽,女儿接过帽子开心地点了点头。“从记事起,父亲的印象就很模糊,都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他的故事。”秦京津说,从10岁起,她就很少见到父亲,长大后,她才知道父亲的工作。听着父亲的那些故事,她渐渐对航修产生了兴趣。

  有一次,工厂组织观看学习外场军工人的视频,秦京津第一次看到外场工作的父亲。视频里,父亲那双布满冻疮的手,让秦京津深受震撼。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那年寒冬,父亲奔赴齐齐哈尔,执行外场保障任务,当地气温低至-30℃。需要改装的飞机在外场等待进厂房,但厂房内几架飞机正在做定检,场地变得紧张起来。

  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飞行任务,秦俭当即决定就地改装。他把工具箱往雪地上一放,便爬上飞机大干起来……3个小时过后,打下手的战士换了两三拨,老秦就是不下飞机。等改装完成时,他的手脚冻得失去知觉,硬是被官兵从飞机上抬了出来。

  “为什么这么拼命?”看着老秦满是冻疮的双手,官兵既敬佩又心疼。老秦笑着说:“不改装完,我怎么放心你们驾驶飞机执行任务呢!”

  像秦俭这样的军工人还有很多。无论是高山海岛,还是戈壁荒漠,他们把一腔热血投入到强军事业中,像军人一样,在平凡岗位默默坚守,守护着祖国的安宁。

  秦京津说,生在军工之家,长在军工大院,爷爷奶奶干了一辈子军工,爸爸妈妈也是“战鹰”守护者,但自己对军工人的理解却经历了一个过程。

  选择了军工人这份职业,就意味着奉献与付出。有一年国庆节前夕,秦京津听说父亲要回家过节,想到父亲即将兑现全家出游的承诺,一连兴奋了好几天。没想到,就在秦俭返程的那一天,秦俭打电话给妻子说:“临时有紧急抢修任务,我已经把车票退了。你带孩子出去旅游吧,别让女儿失望。”

  “那时候我并不理解,也埋怨过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比他唯一的宝贝女儿还重要呢?”大学毕业后,秦京津来到父亲的单位工作,才体会到军工人随时待命的状态。

  手机铃响了,他们就像出膛的子弹。不管是雪域高原还是沙漠戈壁,他们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哪里有需要,就第一时间战斗在哪里。手机不响铃,他们就像闹钟一样等待唤醒,出门也不敢走远,行李放在办公室,随时出发。渐渐地,秦京津理解了父亲。

这个中秋,这对父女军工人在天山脚下的军营团圆

  秦俭和女儿秦京津在维修战机。钟立龙摄

  父亲说——

  有个当军工人的女儿,特别自豪骄傲

  “飞机减速伞舱内出现了压坑变形,立即停飞。”接到部队的求援信息,秦俭有点着急,工作任务有冲突,组员们都被抽调到其他点位,身边连个帮手都找不到。

  原本轮休的秦京津说:“爸,让我帮您吧!” 父女俩来到飞机尾部,仔细检查了压坑状况后,秦俭找来一根弯曲的导管,一头包裹上砂纸后伸进压坑部位进行打磨。午后的机场,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不一会,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两人的衣服早已湿透。

  从上午一直忙到傍晚,耽误了两顿正餐,看着嘴唇发白、满脸憔悴的女儿,秦俭心有不忍,便让女儿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这架飞机有飞行任务,今晩一定要干完。爸,您不用担心我,我撑得住!”正说着,秦京津转身登上了飞机,“哒哒哒”的铆枪声随即响了起来……

  秦俭拿自己打趣,军工人就是要献完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自己干了半辈子的事业后继有人,老秦心里高兴;看到女儿在外场实践中不断成长,老秦骄傲。“工匠精神需要代代传承。”想到女儿可以接过自己的接力棒,老秦欣慰地笑了。

  选择了外场军工人,注定了远离城市繁华,注定与苦累相伴。天山的夏天昼夜温差大,早上套着保暖内衣还有点冷;中午穿着短袖依然汗流浃背。外场的紫外线非常强烈,皮肤很容易被灼伤。

  “爸,你看我脸上好多小痘痘,这可怎么办?” 秦京津感觉汗水浸过的皮肤火辣辣地疼,摸上去才发现起了包。秦俭抚摸着女儿的脸庞,既心疼又自责。然而,战机改装任务周期拖不得,老秦微微一笑,对女儿说:“没事,孩子。一会天凉了就自然下去了。”

  当晚,秦俭花了2个小时来到商场,买了一条纱巾和一盒防晒护肤霜,一并交到女儿手中。

  “后悔吗?”秦俭问女儿。

  “来天山就是来接受锻炼、挑战自我,既然选择了外场军工人,再大的苦我也能承受。” 秦京津说。

  看到女儿坚定的眼神,一向倔强的秦俭埋下头,拍拍女儿的肩膀提醒她记得擦药,便回了房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