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更新最新的资源,请记住我们的网站:www.520yanqin.cn 

2016.11.4 广告位置出租

安徽淮北李洪金团伙杀人抢劫案开庭 20人涉案

作者:东东笑话网2020-10-17 13:44类型:互联网动态 已有119人围观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安徽淮北李洪金团伙杀人抢劫案开庭 20人涉案

庭审现场

安徽淮北李洪金团伙杀人抢劫案开庭 20人涉案

被告人李洪金在法庭上

  备受媒体和淮北市民关注的李洪金特大团伙犯罪案,4月4日上午在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淮北市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和窝藏、收购、销售脏物罪等八项罪名,对李洪金等20名被告名被告提起了公诉,18名辩护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200余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各界群众参加了旁听。

  被告人李洪金1973年11月出生于淮北市,初中,无业。 其余19名团伙成员中有定远县2名,五河县1名,萧县3名,涡阳县1名,阜阳市1名,淮北市11名。年龄最大的43岁,最小的22岁。其中有8人受过刑事处罚。

  检察机关指控,2003年4月,被告人秦某受濉溪县摩托经销商秦某某之弟的委托,帮助找人报复与其兄有矛盾的宿州市某公司董事长。秦某即找人预谋杀害该公司董事长。之后,四人携带刀具乘车窜至宿州市杀害该董事长未果,后又追随该董事长至杭州市,终因怕被发现,而未能实施杀害行为。

  2003年期间,被告人李洪金等先后以入室抢劫、拦路抢劫和麻醉抢劫等方式,先后作案8起,抢得现金8万余元,手机5部,出租车3辆和价值1万元得金项链一条。后将车辆交被告人王某、高某篡改了发动机号、车架号后出卖。

  1998年至2005年3月,李洪金等人因琐事以及承揽工程等原因,对普通村民、夜市摊主、出租车司机和建筑承包商等实施了6起故意伤害行为,造成三人重伤,二人轻伤,二人轻微伤。

  2003年6月至2004年12月,李洪金等人以故意制造交通事故、胁迫工人停工、要求供应建材等手段,勒索建筑商、货运出租车司机、农用车司机等6起,勒索钱财计45400元。

  2003年6月,淮北市某住宅小区开始施工建设,李洪金使用胁迫手段与承建商签订了建材供应和挖掘土石方得工程合同。期间,李洪金经常使用胁迫手段,强行抬高建材价格,以少充多,强迫收料员接受建筑材料,并禁止他人向工地供应建材,致使承建商遭受严重经济损失。

  2005年3月,被告人李洪金由于未能承揽到某住宅小区得二期工程,遂指使郭某等人去砸该小区楼盘销售中心的玻璃门窗和玻璃圆桌、涂抹楼盘销售喷绘广告,共计造成损失3178元。

  另外,自1999年9月至2005年4月,被告人李洪金还采取威胁、要挟的手段,强行向淮北市南黎菜市场的经营户王某等经营户每人每月收取500元“保护费”,共计20余万元。该团伙成员刘某还非法持有一支双管猎枪。其他成员还涉嫌窝藏、收购、销售脏物罪。

  由于该案涉及被告多,案情复杂,本案的庭审预计将进行三天。(司广群)

  李洪金特大暴力犯罪集团案侦破纪实

  5月2日中午,太阳金晃晃地照耀着安徽省淮北市新市区林立的高楼,宽阔的大道,街上车流滚滚,两旁花红树碧,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一座生机勃发的城市。

  但就在此时此地,一件血案发生了。市招商引资工程“巴黎印象”项目部经理陶英亮刚走出位于相阳路的通宝酒家,招手叫一辆出租车,车子向其驶来,但半道儿停住,下来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鹰鼻凹眼,一脸凶相。接着又下来2个男青年,陶英亮感觉不妙,便本能地向回走,并转脸探看。只见3人都拿着约50厘米长、5厘米宽的砍刀。陶英亮拔腿直奔那座最有可能为其提供避护的通宝酒家,但去路已被第一个下车的人抢前几步拦住,陶英亮斜刺里越过绿化带刚跑几步,后脑勺、背部便挨了几刀,他浑身鲜血淋漓仍狂跑不止,杀手又追上陶挥刀砍向陶的左脚脚脖,他腿一弯便躺在地上不能动了。3个人围上来都用刀猛砍其脚脖,然后仓皇逃走。陶英亮忍着浑身剧痛,给“巴黎印象”吴总打了个电话便昏了过去。

  此案引起市领导高度重视,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忠金批示:公安机关要迅速破案,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严惩凶手,为我市招商引资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张裕发,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飞飞也分别对案件作出批示,并多次听取汇报,督查案情。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峰,副局长徐洪按照市领导批示精神,立即组成由刑警支队长陈钦民任组长的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据刑警了解,这显系一个暴力犯罪集团系列案件中的一个案子,为不打草惊蛇,先于外围悄悄全面开展取证工作。

  据不少证人陈述,这一暴力犯罪集团霸占工地,连煤气公司铺设管道,施工单位安装喷泉进入工地都要向他们缴费。他们垄断送料,运进工地的料说多少就是多少,不准项目部验收。陈某项目部收料的坚持要过磅验方,被该集团分子一连打了3次。有时运到工地一车料,卸一半就运出工地,添够一车再来计数。工地把大门的老汉不愿放行,该团伙的人便把老汉强拉硬拖塞上车,运至外环路扔到了濉河岸边,吓得老汉再也不敢拦阻卸了一半料的车出大门了。

  一个以李洪金为首的特大暴力犯罪集团黑幕被揭开了一角。李洪金,1973年11月出生,初中文化,无业。1998年曾因敲诈勒索罪被判拘役6个月。长期以来,其纠集郭雁阵、博荣宏、魏家宝等二三十人,组成有一定组织分工的犯罪集团。仅据最初查证,这一集团就涉嫌杀人未遂、抢劫、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强迫交易、故意毁坏公司财物、聚众斗殴、非法持有枪支等犯罪。市公安局党委果断决策:收网!“擒贼先擒王”,首先密捕团伙首犯李洪金,并力争在最初的行动中将其骨干成员全部抓获归案。

  5月17日晚,夜幕笼罩下的萧县县城安祥而宁静,淮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石成率3车民警悄然接近灯火阑珊的萧国宾馆。宾馆院内停着一辆黑色本田,前后牌照都摘下来了,这是不是李洪金的小车皖F22808?此时,李就在宾馆里面,还是在紧挨着宾馆的桑拿浴室里?宾馆坐落之处四通八达,若立即行动,由于目标所在的准确方位尚不清楚,会不会让其在夜色掩护下暗中脱逃?经请示,坐镇支队指挥的陈钦民作出决定,张网以待,严守各个路口,天亮之后行动。

  第二天上午9时,石成决定硬查硬进,去总台一查住宿登记,并无李洪金的名字。淮北人登记的只有2人,住3楼302室,身份证名字叫陈安新。这正是刑警们早已通过调查取证所掌握的该集团骨干分子,石成凭多年破案的经验,断定是李洪金冒用陈安新的身份证住在宾馆里,便以让服务员送开水为名叫开房门,果然是李洪金还躺在床上,当即被擒获,一起抓获的还有其司机李荣,集团成员。

  初战告捷,首恶落网,抓捕其他成员的巨网在全市迅猛张开。负责抓捕该集团骨干李守朋的刑警在闹市区百货大楼没能下手,后跟踪至市急救中心对过小巷,眼看李就要消失在居民楼迷宫般的居室群落之中。石成、刘浩等4名刑警果断隐蔽出击,将其擒入警车交待政策。李守朋表示愿意戴罪立功,当即交待出与同伙合租的公寓楼4楼房间里,现藏匿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张东方、郜昌东、丁培祥。石成随即又调来十几名刑警,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4楼,将3名正躺在床上的嫌疑人全数擒获。因为风声紧张,这伙歹徒深居简出,靠方便面打发肚子,不曾想还是未躲过这一劫。

  市刑警支队的队员们十多天夜以继日连续作战,眼皮熬肿了,嘴角起火泡,陈钦民心疼他的部下,安排石成天天买进整袋子整袋子的黄瓜、成筐成筐的蕃茄给同志们压渴去火。5月18日下午,刑警们在渠沟镇将正修车准备外逃的骨干成员郭雁阵、陈安新擒获。5月19日在海宫中学东面十字路口,将正商量对策的李宏仁、陈静贵等4人擒获。

  在追捕砍伤陶英亮的3名凶手中,刑警们探知其中1人名叫宝宝,正在一家网吧上网。网吧里有二三十人上网,没人能确切地辨认出凶犯。机智的刑警突然大喊:“宝宝。”其中一人立刻回答“哎!”话音未落,这个色厉内荏的凶手,看到喊他的是个陌生人,便立刻条件反射似地伸出双手,让人给他上了铐子。

  前前后后的被捕者几乎一上来全都拒不交待其犯罪事实。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刑警们巧妙地利用他们之间分赃不均、亲疏远近、罪孽轻重、互相揭发等矛盾,先是在最薄弱的环节撕开一个小小的口子,随后,在每个犯罪嫌疑人身上都撕开了口子。这伙人用血腥和金钱构筑的防线,很快就土崩瓦解。除了李洪金迟迟拒不交待,并在双臂刺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8个字外,他的团伙两三天内都开始交待问题,甚至主动揭发别人以求立功赎罪,竟蓦地掀起了一场检举风暴。

  据各犯罪嫌疑人交待和查证,2004年4月李洪金带郭雁阵、柳光洋等人到“国际商城”17号楼工地,以送料为由,敲诈时任该项目负责人的陶英亮6000元钱。2004年5至6月,赵荣带2人到“巴黎印象”一期工地要求停工,敲诈3000元钱。2004年5至6月,柳光洋、李宏仁带十余人闯入同一工地,以水电、油漆工程没让他们干为由诈去了2000元。2004年10月李宏仁、郭雁阵、李守朋等人到“国际商城”10号楼要求送料,陶英亮没有答应,李洪金等人以停工相威胁,向陶英亮索要现金1万元。2004年11月该团伙李荣、李守朋、丁培祥经预谋,由丁骑摩托车故意撞向陶英亮雇佣司机驾驶的农用车,敲诈陶英亮现金2500元。2004年12月,李洪金指使郭雁阵、刘守朋、张东方、郜昌东等人到“国际商城”工地以停工相要挟,陶英亮被迫给李洪金5000元现金……

  这场检举风暴还揭露出李洪金特大暴力犯罪集团许多凶残险恶的抢劫、伤害罪行。该集团在2004年已被分别判处10年、12年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的骨干分子魏家宝、王子红、黄鹏程因余罪遭揭,被刑警们从外地监狱提回淮北,交待了各自和相互隐瞒的多项罪行。

  2003年3月24日,年过40的博荣发、葛书英夫妇一大早开上农用车去徐州金山桥贩菜,到晚上约11时半,一汽车菜已全部批光,赚了个盆足钵满。夫妇俩在回家的路上,车开到博庄小学西约100米处,见路上有几块石头拦路,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博荣发并没意识到有什么异常,他停下车,让妻子下去把石头搬开。车门刚打开了约20公分,从后面“嗖”地一声,窜上来一个带头套的人,一把揪住她往车下拉。葛书英手抓着车门踢那人,那人便挥刀刺中葛的右腿,顺势上了副驾驶座,将葛书英逼向农用车驾驶室的后座。与此同时,另一侧车门外,冒出一个长条脸、高鼻梁的彪形大汉,手持锯短的猎枪顶住了博荣发的胸脯,博的头部已不知被什么击伤。歹徒们压低嗓门吼道:“拿钱来,不拿钱就捅死你!”持枪的威胁说:“把男的手给他剁下来。”这伙人夺下包来,把车开离了大路后,弃车狂奔,逃离现场。据警方查证,李洪金、黄鹏程、魏家宝等5人此次共抢走现金1.2万元及1部松下600型手机。

  时隔不足半月,该集团分子又实施了另一起抢劫。住在黎苑小区的建材店主丁登山租车于2003年4月11日去商丘进钢材,10日在农行取了5.2万元现金,于11日凌晨4时37分离家。刚走到影影发廊门口,忽然从身后冲上来两个蒙面人,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倒在没铺盖板的下水道里,向其左眼猛击一拳,抢去了他手中死死抱定的钱包。

  3天后,这一暴力犯罪集团逃到外线作战,把抢劫的黑手伸向了相邻的省市。这次是他们的老大想弄一辆车开,于是经密谋,李洪金伙同魏家宝、博荣宏前往河南永城市,住进该市淮海宾馆202室。然后让博荣宏乘车到阜阳市,谎称要办事,骗租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皖KT1265)来永城,车开至永城淮海宾馆附近停下。当“的哥”跟着博荣宏走进202室取车钱时,等待他的是一瓶客客气气的“绿茶”和3把凶神恶煞的弹簧刀,他的选择只有喝下能够让他立刻睡得很香的“绿茶”,并被绑得像一只粽子一样塞进席梦思上的被褥。而他要在几小时甚至十几小时之后,才能向警察哭诉:他的车子、现金和摩托罗拉928手机,折合9万元的财物被抢光。

  2003年8月5日,李洪金安排博荣宏、李荣、魏家宝抢车。3人去萧县作案,以到淮北黄里要账为名,租了一辆皖L41212黑色桑塔纳,3个人以忘了路为由让司机在黄里的乡村道路、田园山丘间绕来绕去,直到把太阳绕下了地平线后,3个要账者才让司机明白了他们是在向谁“要”账。他们叫司机打开后备箱拿饮料,趁势把刀放在了他的脖子上:“我们只要你的车,不要你人。”夜幕里的司机这才想到刚才乘客为什么老让他的车在路上绕来绕去,现在是塑料绳子在他身上绕来绕去,接着他被3人扔进一处庄稼地里,当然,他开的车子、他的诺基亚5110型手机和300元现金是不会被扔下的。

  几乎是每隔3个月老大就要发一次“车瘾”,2003年底,李洪金安排魏金宝搞一辆车。魏想到了要动用家乡滁州市定远县的人力物力资源,也是帮老乡王子红发点财。2004年1月5日,王子红伙同方某等人从定远租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长途跋涉,开至淮北市濉溪县黄桥。魏家宝送去绳子、胶带,把一路辛劳的司机几乎是整个包扎了起来,放在路边“休息”,然后“替”他开车,驶完最后的行程,一直把车开到了李洪金手里。

  但老大的这次“车瘾”发得险象环生,因为濉溪警方迅速破案,魏家宝、王子红落入法网。李洪金通过在县看守所服刑一年时做“外劳”的李守朋通气,许以每月给魏的老婆1000元钱、让魏、王不供出李洪金是本案同谋。

  李洪金集团通过多起抢劫、敲诈、巧取豪夺,用人民群众的大量血汗钱财构建他们花天酒地、穷奢极欲的生活。从李洪金数起,其多名骨干养有情妇。李洪金和他的一些同伙还嗜赌如命,一天晚上,李洪金在博庄聚赌,因手气不佳,输了1万多。后来2名喽罗便翻墙进院,去厨房摸出2把菜刀,冲进赌场举刀大喝:“把赢我老大的钱统统给我放到桌上。”赌徒们怕被放血,纷纷把钱放到桌上,赌资又重新掠进了李洪金的腰包。据同伙交待,李洪金有时一场要赌十几万,仅他一人打啤酒机等就输掉了80多万元。

  李洪金特大暴力犯罪集团终于走上了不归路。这位黑老大利令智昏,竟然不顾团伙的劝阻,在正当开展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之际,指使张东方雇凶砍伤不让他们送料的“巴黎印象”二期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市公安局乘先进性教育的东风,迅速落实市领导批示,重拳出击,利剑除恶,截至7月10日,已抓获该集团及涉案人员25人,缴获汽车6辆,枪支、砍刀若干,初步查证该集团涉嫌刑案30余起,而随着在逃团伙的归案,其罪行卷宗将远不止现在的1尺多厚。(来源:淮北日报王贵明王秋月 韩旭)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