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更新最新的资源,请记住我们的网站:www.520yanqin.cn 

2016.11.4 广告位置出租

灯笼纪事 第A13版:温故 20210222期 济南时报

作者:东东笑话网2021-02-23 06:48类型:互联网动态 已有129人围观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灯笼纪事 第A13版:温故 20210222期 济南时报



  

□李绍增
  过年打灯笼,是儿时最美好的记忆。从大年除夕到元宵佳节,天刚一擦黑,家家户户的俊男靓女就换上新衣裳,打起五颜六色的灯笼,喜气洋洋地走出家门,涌向街头。这时,大街小巷里的灯笼由点成线,由线成片,一霎便汇成灯笼的海洋,把个村庄映照得通通亮亮,场景蔚为壮观。
  那时我们打的灯笼,既不是过去宫廷里悬挂的木制灯笼,也不是现在供装饰用的绸料灯笼,而是自己插制的一种非常好看的灯笼。若赶上现在“申遗”,恐怕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插制这样的灯笼,流程非常精密,要求身架不扭、纸张不皱,绘画鲜亮喜庆。先是备好秆。秋天过后,把高粱秆最顶上一节折下,根据粗细长短分类放在平板上晾干,以防弯曲、干瘪;然后裁好料。待到进入腊月,将晾好的高粱秆按照一定的尺寸切成20节,需要弯曲的还要放在清水里浸泡;接着插好签,根据需要在秸秆上插上牙签似的竹签子,可钉合铆地穿插在一起,搭起灯笼的架子;再后糊纸,以32开版式裁好粉白纸,用土制的浆糊裱糊在灯笼的架子上;最后的工序是绘彩。调好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料,三面画上花鸟虫草,一面写上“欢度新年”之类的字样,一个鲜鲜花花的灯笼就完成了。
  打着这样的灯笼过年始于何朝何代,无以考证。但它盛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却是不争的事实。那时,刚刚解放的父老乡亲分了土地、盖了新房,日子如同芝麻开花,都想着法儿装点新的生活,便把灯笼闹春推向波顶浪峰,也由此催生了灯笼商机。每年一到冬季,乡亲们就着手插制灯笼,运到年集上换回钞票。我老家木家堰村插制的灯笼,不但好看,而且结实,在方圆几十里内是出了名的,以至于外地人来木家堰迷了路,都是问“灯笼堰往哪儿走”。
  不客气地说,那时我插制灯笼算得上一把好手。我不仅会插制各式各样的灯笼,最拿手的是能雕刻栩栩如生的画板。当年,我精心雕刻的“向雷锋同志学习”“江山如此多娇”等一些毛体字画板,配上鲜亮的颜色印在灯笼上,在一眼望不到边的灯笼市里格外抢眼,为木家堰的灯笼增了光添了彩,同时自己的衣袋里也赚满了过年钱。
  打着灯笼过大年之所以源远流长,不只是图个光亮和热闹,还寓意照亮前程、实现愿景,寄托着家家户户美好的向往和梦想。最具代表性的是这样一个场景:村里那些无儿无女的夫妻们,打起灯笼加入孩子中间,盼求地大声呼喊:“黑小子,白闺女,都到俺家吃饺子!”说来也怪,来年还真有生下只男片女的。听娘说,她姊弟三个就是姥爷姥娘打着灯笼招来的。姥爷姥娘年过四十还没子嗣,心里很是着急,便在大年三十打着灯笼围着村子喊了一晚,后来就生下了我娘,几年之后又有了小姨和小舅。开始,我对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表示怀疑,后经慢慢咂摸,觉得它还是有些道理的:打着灯笼喊出的话语,其实就是年初立下的目标,目标升华为信念,信念转化为能量,催生出企盼的结果,这不就是“精神变物质”么!
  灯笼闹春,还有一项习俗是不得不提的,这就是挂灯笼。挂灯笼不像孩子打灯笼各随其便,要举行一个庄重的仪式。傍晚时分,长辈们把一家老小叫到天井里,放上一阵鞭炮,点起三炷高香,对着天地祷告一番,大意是企求来年五谷丰登、福满乾坤。最讲究的是挂大门外的两个(当地尊称)灯笼,如同春联一样,一个居右为上灯笼,一个居左为下灯笼。上灯笼名曰“进家灯”,意为回家过年的先人照亮来路,这个灯笼必须由德高望重的长辈来挂;下灯笼名曰“出路灯”,意为子孙腾达照亮前程,这个灯笼让出类拔萃的后生来挂。记得我当兵提干后第一次回家过年,父亲怀着美好的愿望对我说:老大,你是我们家第一个‘吃皇粮的’,今年的下灯笼让你来挂,带动咱家多出公家的人!”如今我们家还真出了十几个“吃皇粮”的。
  老家的农村早已实现了村村通电,灯笼的那些事儿也已渐行渐远,但我的灯笼情结依然割舍不断,挥之又来。这个春节回家过年,我亲插了一次灯笼,重挂起来。虽然,它再也比不上以前的好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